学生工作

工作动态 学生工作 / 首页 /

三下乡人物专访 | 周建华:笔耕不辍,执笔“千年”

文章来源: 点击数: 31 更新时间: 2020-09-10

     (文新通讯员:蔡雨婷 阳楚晗 刘宇涵“图书管理员当了18年,说要我退休,我教书还没过瘾嘞,就又返聘站了三年讲桌。”退休后,就一直致力于“千年上甘棠”文化研究写作。从教书育人,让更多人接受文化教育;到写书育人,传承自己心中的上甘棠村文化,为家乡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一直沉浸在书本育人之中,致力于记录历史,传承文化。这就是周建华老先生,一生孜孜不倦,笔耕不辍。

图为周建华先生 

潜移默化中萌生写作念头

村前盘踞着清澈见底的河流,村后是深广的山峦群峰。一大片黑色小瓦的房屋紧紧凑凑地依偎在大山的怀抱里,透过云层的太阳光使整个村子慢下来,节奏地忽明忽暗,更增加了几分凝重和苍老的味道。从村公所向我们走来的周老先生也是一样,稳重、朴素又亲切。

“我能给你们的是个朴素的村姑,而不是位打扮时髦的小姐。”接受采访前,周老先生这样说道。见到他时,领子泄掉却干净的T恤,随意的运动短裤和鞋子,他说这是他生活的常态,“舒服,舒服就好。”

周老先生是上甘棠土生土长的人,小时候,老先生觉得上甘棠村没有什么特别,就是山清水秀,邻里和睦的普通村庄。长大后,当成为一名教师而后又选择开始写作时,老先生逐渐意识到父亲和村子对自己的影响,周老先生的父亲是当时上甘棠村的读书人之一,很受村民敬重,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周老先生养成了读书、惜书、写作的习惯而上甘棠村"读可荣身,耕可致富"生活理念,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也在潜移默化中,对老先生产生了影响读书写作就这样自然而无形地伴随了老先生的一生。

年轻时,周老先生负责图书管理工作,他坦言,这段经历让自己阅读时间变多了,读的书也更广。在那段时间,周老先生查阅到了上甘棠村的发展历史:自古以来,上甘棠就经历了无数次的风雨洗礼。曾多次遭遇劫匪洗劫,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瘟疫等疾病的侵袭更是让无数生命惨遭不幸;日本人进犯、大练钢铁、三年大旱让这个村庄民不聊生,原始生态被破坏、野生禽兽遭遇绝迹以及大部分村民离开人世让这个村子陷入死寂。1967的文化大革命,让周氏族谱几乎丧失殆尽,上甘棠的文化领域受害程度极高,这场浩劫让上甘棠村的历史文化即将尘封。面对历史文化即将被堙没,外人对上甘棠村历史文化的不了解甚至误解,周老先生开始萌生写作的想法为上甘棠正名,记录真正的上甘棠与上甘棠内里的文化内涵

周老先生认为绝对不能让上甘棠的文化堙没,要让当地传统文化得到更好的保存和延续,不仅留在当地族谱中,而且要传播得更广、更远。

图为调研团成员正在采访周建华先生 

“捧出上甘棠”的写作初心

提到真正开始去动笔写作,周老先生低头不好意思笑笑说到:“出去读书、工作、走过无数地方才知道,我们的上甘棠,并不普通。先说咱们上甘棠的地理位置,是重要的战略要地,历朝历代都作为对抗南越的桥头堡;风水也很有考究嘞,整个村落布局契合太极形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就像我们上甘棠人民的智慧和学识,生生不息,无穷无尽。”说起村落历史沿革,周老先生明显放下拘谨,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文化教育作为周老先生心中上甘棠村最大的文化特色,不仅对周老先生的职业选择和写作产生巨大影响,更孕育了代代周氏人、感染了无数来访游客。周老先生坐直身子说道:“上甘棠的神奇,不是纠结铁拐李有没有踏塌半座桥,留下落石成官的传说;谢沐河的水饮用会不会生出双胞胎,你们走出去看看就知道,这里到处充斥着神奇的、引人入胜的文化。

深入民居,推门而入,严整的纵深布局、考究的中轴对称、高墙里的天井和几进的房门,两头飞檐上翘的屋顶饶有特色,可以看出当地人民的们煞费苦心。民居从整体布局到造型,从装饰到艺术美观,从台基到顶端,无一不是周老先生口中中国传统文化气息的体现。

“湖南省唯一的,由一个家族在一千多年中镌刻下来的摩崖石刻,就是咱们上甘棠的,唐宋元明清,歌功颂德啊,乡贤善举啊,敬老孝亲啊,周姓家族就用石刻啊记下来,我啊,也想用笔把上甘棠村写下来。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周老先生说到这儿弯下腰,他不想让上甘棠成为历史的车辙,双手一捧放在胸前,他说他想让这里永远被记住、被看见。“我就是想写下来,把我们上甘棠捧出去,让它走出去!”

当上甘棠村被建设为3A级景区时,周老先生坐不住了。“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走进上甘棠,了解上甘棠,我觉得我也是时候拿起笔杆子了,记录我长大的上甘棠,真实的上甘棠,好让更多的人不止知道出名的甘棠八景和神话传说,更知道我们周氏家族代代相传的宗教、敬祖、乡贤、建筑文化。”说到这儿,周老先生又喃喃重复道:“把上甘棠捧出去,让它走出去!

图为调研团成员与周建华先生合照 

独处中的写作生活

在写作过程中,周老先生也遇到阻碍以前留下的纸质材料少,整理、收集与考证史料无疑成为写作中的最大困难,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不够丰富,那就去挨家挨户走访,听大家的故事,了解每位村民眼中的上甘棠;史料难以考证,就一遍遍阅读碑文、拓印碑文;为了完善初稿材料,家谱、族谱也被无数次翻阅。如今,一份完整记录上甘棠村历史文化的初稿已整理成册。畅想出版后的生活,周老先生说:“书传出去就好,至于我嘛,没想过出名,出人头地就像脑袋上长了一个疖子,挺不舒服的。”

当年管理书教书,如今自己写书,周老先生一直在做着和上甘棠村一样的事——记录历史,传承文化。“当年,做老师那段时间,读别人的故事,讲别人的故事;现在自己写书,讲我们自己的故事。让外面的人也走进我们上甘棠,看看我们上甘棠绵延千年的周氏文化,感受读书可入仕,耕种可富家的千面上甘棠,多来我们上甘棠做客。

问起周老先生的日常生活,他挠挠头“哈哈,我也不会打牌。”周老先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独处,他认为一个人独处独立思考的时候是比任何时候都快乐的,踏实做好当下的事儿,既不用考虑以往,也不用担忧未来“一个人,一个人就是看书、写书。”

采访结束后,我们邀请周老先生一起合影,周老先生摆摆手“不上电视,不上电视啊,我这形象不行”但最后还是偷偷整理好衣角,看向了镜头。当调研团成员踏上回程列车时,收到了周老先生的微信:“同学,照片发我好吗?我想留下。”

图为周建华先生的作品 

上甘棠的文物古迹俯拾皆是,争奇斗异的马头墙,串接着千年的沧桑;造型别致的窗雕浸染过唐宋的明月明清的雨霜。而千百年来,与周老先生一样的村民们始终坚守着村落一贯的教化传承,并不仅仅刻在了月碑亭的石壁上更刻在了村民心中,体现在行动里。也许正是这份不争名夺利,不随波逐流,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恬淡与沉静的情怀才使得上甘棠穿越时空——悠悠千载,兴旺不衰。